ai新闻网
ai新闻网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24小时提供全面实时新闻信息资讯,内容覆盖国内外突发新闻事件,设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网络、生活、游戏、旅游、奇趣等频道,是新闻媒介利用人工智能写稿的全面尝试,因初级ai期智商较低,新闻内容的可读性相对较弱,请不要信以为真!

桂林夫妻找到了走失31年的儿子

  5月21日上午,辛先生专程从广东省云浮市赶到桂林市刑侦支队,与亲生父母陆秀兰和钟声智相认。1990年,3岁的辛先生在荔浦市荔城镇老汽车站和家人走失,被带到福建生活。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福建莆田人,直到今年4月,在“团圆行动”的帮助下,辛先生才得知自己的身世。

  31年前走失

  60多岁的荔浦人陆秀兰和钟声智在31年前有过一个孩子。

  陆秀兰清楚地记得,1990年7月2日,她带大儿子钟征学和小儿子到荔浦市荔城镇玩。

  在荔城镇老汽车站,陆秀兰帮小儿子上厕所,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清理干净卫生再离开。陆秀兰搞完卫生要走的时候,发现小儿子在身边,大儿子却走丢了。

  “我抱着小儿子在车站找了一圈,找不到,又不敢走远,就打电话告诉了他爸爸。”陆秀兰回忆说,“大儿子走丢的时候才3岁,我始终觉得是我的疏忽,难以原谅自己……”

  钟声智赶来后,也发动亲戚帮忙寻找,却没有找到钟征学的身影,于是到荔浦市公安局报案。但当年侦查手段有限,办案民警也没有找到有力线索。

  钟声智和陆秀兰无时不刻不在思念着儿子,至今还保留着当初他们找人复印的寻找儿子的传单。

  

  辛先生(右边)给生父钟声智送上鲜花

  张贴传单时,钟声智走遍了老汽车站每一个角落,见人就问“有没有见过照片上的男孩”?

  曾经有外地的人写信给钟声智,告诉钟声智在河南临颍县见过钟征学。钟声智感觉到了一线希望,问提供线索的人要儿子的照片。那人不给,钟声智就启程去了临颍县,对方收了他1500块钱,说钟征学被一对陕西夫妇带走了,就再没和钟声智联系过。当年1500块钱已差不多掏空钟声智的积蓄。

  钟声智感觉自己被骗了。多次苦寻无果,为了生计,钟声智去广东打工。

  陆秀兰的日子也很不好过,经常有空就到老车站附近转一转,看到长得像儿子的人,就跟在后面多看几眼,但每次都是失望。

  陆秀兰瘦的皮包骨。她说:“每次做饭,我都会想到儿子。想他在外面过的好不好,有没有东西吃。有时候会哭,就没有胃口吃东西,越来越瘦。”

  后来陆秀兰和钟声智离了婚,他们都以为,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大儿子钟征学了。

  “团圆行动”中团圆

  

  从左至右,陆秀兰、辛先生、钟声智

  事情在今年4月有了转机。1月,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“团圆行动”,桂林市公安局也响应此号召,录入了陆秀兰和钟声智的血缘DNA。

  另一边,以为自己是被抱养的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的辛先生,也在当地公安机关处录入了血缘DNA信息。

  4月28日,他们DNA图谱在全国查找拐卖、失踪儿童系统比对成功。5月20日,在广东省云浮市打工的钟先生,专门赶到桂林市刑侦支队,和陆秀兰、钟声智再次做了DNA比对,被确认为是两人31年前走失的儿子钟征学。

  辛先生说,对于桂林,他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了,“20多岁的时候,我的养父母突然告诉我说,我是他们从福建莆田抱养回来的,我就一直以为自己是福建莆田的。”

  直到桂林警方联系上辛先生,他才得知自己的身世。

  21日上午,辛先生和陆秀兰、钟声智相约在桂林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见面。

  一群人迎面走来,陆秀兰说她一眼就认出辛先生是大儿子,“他的眼睛,和小时候一模一样”。

  

  团圆后,辛先生给民警送上锦旗

  31年来,大儿子的走失一直是陆秀兰和钟声智的一块心病,一家人终于团圆,他们聊起了这些年来的各自的生活。

  辛先生说,能够见到亲生父母,他很激动也很开心,以后也会常来桂林看两位老人。

  见面现场,辛先生、陆秀兰、钟声智拿着锦旗,向桂林警方表示感谢,“感谢警方,圆了我们的团圆梦”。

上一篇:因为马上要开始考试 下一篇:西安考场外紧张到没有灵魂的爸爸火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

相关文章